笔趣阁 > 宋缔 >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挣扎中的天竺

第一千九百三十章挣扎中的天竺

 热门推荐:
    当帝国北方的敌人放弃窥伺大宋的土地和资源之后,赵祯便要把重心向大宋内部倾斜,而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他谋划许久的退位。

    让赵旭坐上皇帝宝座,并且自己在后面扶持他一下是赵祯早就考虑好的,这是一种权利的交接,也是一种负责的态度。

    华夏文明数千年,几乎从未有过这种传承,绝大多数的皇帝是直接从太子的位置上突然变成了皇帝,中间并没有所谓的过度,但恰巧需要的也是这种过度。

    当太子成为皇帝,拥立之臣自然是少不了的,所以凡是拥立过皇帝的臣子往往会获得皇帝的特殊信任。

    相信外人来的好还是相信父亲来的好?这几乎不用选择也是后者,但事实上刚刚登临地位的皇帝都是没有父亲的人。

    作为前任,若是有机会把孩子扶上马送一程,这自然是最好的事情,这样一来既能解除拥立之臣的隐患,又能用前任的经验来帮助现任的皇帝,这是一种非常妥善的“老带新”,但因为种种原因在汉家文明的历史上从未给出现。

    即便是有太上皇,也是丧失权利和影响力的皇帝,多数是傀儡一般的存在,毫无实际用处。

    赵祯决定打破这一传统,最少要在自己身上打破,至于能不能传承下去变成祖宗之法,还需要努力。

    可以说大宋是赵祯的“试验田”,而赵旭便是试验田中的幼苗。

    南方的洪灾其实不是一件大,但赵祯希望通过这次治理灾难让赵旭获得更多的名望与支持,没有什么事情比救灾更能获得民心。

    自己当年也是通过救灾积累名望的,一个皇帝需要获得的民心非常大,只有获得百姓的拥戴,皇帝才能有效的发挥手中的权利。

    赵旭这么多年在朝堂上积累的名望已经够高的了,作为一个太子储君,他做事稳妥,处理政务游刃有余,能够举一反三,甚至做的比范仲淹这个相公还好。

    加了尚书令的头衔便算是彻底给了赵旭参与朝政的权利,此次派他出去赵祯更希望他能体恤民间百姓的疾苦。

    朝会散去之后,赵祯便被皇后堵在能后殿,整个后宫唯有她一人拥有出现在前朝的权利,当然一般她也是不会轻易出来的。

    三才颇为委屈的站在台阶之下,显然他刚刚被斥责了一顿,呐呐的开口道:“圣人,官家朝会刚散,眼下正是更衣的时候,您看……”

    “本宫来寻官家,你阻拦不说还以这种荒唐之词搪塞本宫,官家已经散朝,更衣之事本宫可亲自伺候,夫妻一体有何不妥?!”

    三才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小声说道:“圣人稍待,奴婢这就去禀…………”

    “哈哈!皇后怎么来了?今日可有要事寻朕相商?”

    赵祯只能用装糊涂的办法糊弄,他知道朝堂之上的消息传播的很快,身为皇后的王语嫣知道赵旭即将前往南方治理洪灾的事情不足为奇。

    但既然已经定下了调子,赵祯不希望皇后干涉他培养赵旭的计划。

    之子莫若母,赵旭从小娇生惯养,即便是去了沙场也没能把他坚毅的性格锻炼起来,所以赵祯知道皇后前来定然是为了赵旭的事情。

    但谁知道皇后却语出惊人:“臣妾是来祝贺官家的,官家早该让旭儿前往民间体恤百姓之苦,如此才能善待百姓,以仁政为先,此去岭南虽是幸苦可却比往昔要好的太多,咱们神都城的火车可以直接开往杭州臣妾没甚的可担心。”

    赵祯笑了笑:“既然如此便是最好,朕要让赵旭获得声望,同时也要让他知道民间疾苦,没有什么比亲眼看到灾民更震撼的了,当初你我都是见过灾民的疾苦,所以才会如此体恤百姓,朕不希望太子将来会说出岂不是肉糜之类的蠢话来。”

    没想到不是来兴师问罪,三才在边上长舒一口气,瞧见官家的模样,微微弯腰向皇帝皇后施礼道:“官家,圣人,今日西北大捷,时候设宴款待群臣?”

    赵祯点了点头:“是该好好庆贺一番,毕竟时无数的斩首和土地,两者振奋我大宋士气万巨矣!传旨,邀群臣与大庆殿饮宴,所有京朝官只要早朝点卯的都来,要庆便大庆!”

    三才苦着脸道:“官家,这也邀的太多了,咱们宫中的瓷具可是不多了,在这么下去,包拯定然是要上疏寻奴婢的麻烦,可…………”

    边上的王语嫣笑道:“到底不过是些瓷具罢了,朝臣们难得饮宴一次,便是走了又何妨?这是文人雅趣,你且不懂,便是因为这包拯也不会为难你。若是内侍省的瓷具不够,便寻后宫的来用,还有一批景德镇的御瓷刚刚抵京,皆在宫办处。”

    三才练练摆手道:“圣人慈心,这事情便不用后宫的物件了,内侍省还有一批。”

    皇帝的生活其实也是充满了鸡毛蒜皮,即便是以赵祯的财富以要精打细算,赚得越多花销便越多,每当宫中饮宴之后,总会丢失一些精美的瓷器,显然时被朝臣们给顺走的,但这种事情非但不能查,还要多备一些给他们顺,为的就是文人雅趣。

    做皇帝要大度,这是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有些是否要大度,有些时候就不能大度了。

    塞尔柱人已经投降,留下了几十万颗脑袋和大片的土地,赵祯相信图格鲁克的使者应该已经启程准备来大宋上贡和谈了。

    但天竺的战况却令人意想不到的胶着,可能时灭国之祸近在眼前,那耶波罗和天竺人进行了最后的顽抗。

    是啊!波罗王朝和塞尔柱帝国不一样,塞尔柱可以退,天竺却退不了,或者说退无可退,再退便要退到别的国家去了。

    石元孙的军队已经抵达曲女城外,但却没有碰到这座城池,大量的天竺军队对在宋军面前组成了一道有一道防线,誓死守卫这座古老文明的都城。

    这是天竺人最后的挣扎,也是波罗王朝落幕前的鼎盛,那耶波罗裹挟着天竺的所有高种姓和僧侣裹挟着所有的天竺人对抗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