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穹战刀 > 第八十五章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自己演出

第八十五章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自己演出

 热门推荐:
    黄尚知道郭佩佩想要审问驼背男,于是就走过去帮胡媚娘从胖子身上找到解药。

    “他们是正义联盟派来杀你的。”

    胡媚娘喝了点水后讲道。

    又是正义联盟?

    黄尚皱了一下眉头,不过话说回来,上次自己毁了正义联盟三名渗透者,正义联盟想要杀自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

    另一边,郭佩佩简单的审问,发现驼背男对自己没用就果断的扣动扳机结果了对方的性命。

    “走吧。”

    郭佩佩转身讲道。

    这里还残留着迷香的味道,黄尚三人不愿意久留。

    “啪、嗖。”

    一颗红色的光柱从山巅升起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分界线。

    “是求救信号!”

    黄尚叫了声就开始加速朝山巅跑去。

    “哗啦啦”

    三人还没有跑到山巅,就见一道身影连滚带趴从上面跑了下来,还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

    “类人,是类人,好多类人!

    死了,全都死了!

    不要杀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我不想死,我儿子才刚刚出生,我想看着他长大,我不想死。”

    黄尚皱起了眉头,立即从对方的衣着认出其是机械战队的成员。

    凤凰军面对敌人从来没有退缩过,眼前这名机械战队队员竟然逃跑了。

    黄尚不能单纯的评价对方是对还是错,或者说是否应该鄙视他。

    在黄尚看来,逃跑并不是什么错,避开敌人的锋芒只是为了更好的战斗。

    正像眼前这名队员说的那样,他有一个刚刚出生的儿子,是他想活着的执念与理由。

    况且,这名队员的战斗机械骨骼已经毁掉,一条右臂齐根断掉,胸口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一切都说明他刚刚和战友们一样与敌人欲血奋战,从这点来说他值得让人尊敬。

    可惜,他疯了。

    扑通。

    受伤的队员因为体力不摔倒在地上,直接滚到黄尚脚边才停下来。

    看到眼前出现一个人类,他疯癫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兴奋的神情,伸手拽着黄尚的裤腿跪在地上乞求道: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我不想死,我还有一个刚刚出生的儿子,真的不想死。

    类人,好多的类人,他们全都被杀了,没有一个活着。

    跑,快跑!”

    受伤的队员叫喊着又挣扎而起,一路踉跄逃离。

    黄尚没有阻止和鄙视,心里反而有一丝的怜悯之情。

    伤的那么重,即使离开这里也活不了多久,最终他也无法看到自己儿子长大成人。

    另一方面,黄尚也没有精力去阻止他离开,因为类人出现了。

    “。”

    紧跟在黄尚身后的郭佩佩开了一枪,子弹打在了类人的腿上,让类人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上。

    “躲起来。”

    郭佩佩拉着黄尚躲到旁边的灌木丛中,胡媚娘也跟着进入。

    “你想让那个老兵引开类人?”

    黄尚皱了下眉头,虽然那名老兵注定活不了,但是这样利用对方也不是黄尚所为。

    “如果只有一个类人的话我当然不会这么做,可是你看。”

    郭佩佩面无表情地盯着对面。

    从刚刚类人出现的地方又接二连三的出现类人。

    一个、两个、三个

    总共十个。

    黄尚紧了紧手中的乌刀,开始明白郭佩佩为什么要利用那名老兵。

    既然老兵注定要死,临死之前为活着的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

    战场就是这么残酷,有时候为了活着,为了赢得最后的胜利必须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资源。

    这没有什么可耻不可耻的。

    十个类人,黄尚可以想像出那名老兵的队员惨死的样子。

    他们发现了类人,立即发出了求救信号,可是连招架的余力都没有就一个个被杀掉。

    十个类人同时出现,远远超出了黄尚之前所遇到的类人。

    怎么会有这么多类人出现在这里?

    黄尚看到郭佩佩眼里流露出兴奋的神情,突然间有点明白了什么。

    真相。

    或者说是证据。

    郭佩佩想要找的东西就在前面,而眼前的情景她像是早有预料,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和恐惧之情。

    “啊!”

    惨叫声传来,受伤的老兵没跑出多远就被类人追上,胸口被刺了一个窟窿出来。

    郭佩佩的计划并不怎么成功,受伤的老兵并没能将类人引开,它们还在附近。

    这个时候只要大家出去就会被发现。

    类人没有离去的迹象,肩膀上的大脑袋正三百六十度旋转,看样子是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刚刚郭佩佩开了一眼,类人知道附近还有人。

    郭佩佩眉心渐渐皱了起来,一副心情沉重的样子,看来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这些类人。

    类人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即使大家有斩杀类人的能力,也不可能一口气对付这么多类人。

    出去就等于死。

    “必须有人引开它们才行。”

    郭佩佩低沉地讲道。

    黄尚想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执着,不过希望你说的是真的,找到你所要找的东西就能结束这该死的任务。”

    “我保证。”

    郭佩佩扭头看向黄尚,跟着又补充了一句,

    “至少你们这批人可以回去,你们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好,我去引开它们。”

    黄尚握着乌刀就想起身,却被一只嫩的手按在肩膀上无法起身。

    “忘记我上了你们的钱吗?

    这种事理应让我来做才行。”

    胡媚娘微笑道。

    黄尚皱了下眉头,即使胡媚娘拿了钱,这个时候站出来也是需要勇气的。

    出去引开那些类会九死一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会活着回来。

    “其实我不太相信她,你最好亲自监视着她。”

    胡媚娘附在黄尚耳边说了句。

    黄尚眉心又是一紧,明白胡媚娘所指。

    郭佩佩是向自己做出了承诺,可万一自己战死而她没有兑现承诺呢?

    又或者说,她明明找到了所要找的东西却说没有。

    毕竟黄尚与郭佩佩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可以说完全是陌生人,哪来的真正信任?

    真正的信任是要历经岁月的磨练才会有的。

    “一定要活着。”黄尚向胡媚娘讲道。

    胡媚娘笑道:“放心,我没有那么容易死的,而且我很期待你在凤凰大剧院的演出。”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自己演出?

    黄尚皱了下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