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7章 传道

 热门推荐:
    “诸公子,小神医呢?欧阳神医呢?两位神医可醒了?”众人中,有人心急地问道。

    诸家长兄朝着众人拱手说道“还请大家莫心急,小神医与欧阳神医两位老人家早就醒了,也将要出来了。”

    “我带了我家药堂里最好的一根人参,准备送给小神医做谢礼。”

    “小神医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小姑娘爱美,我送的是一套头面。”

    门前的大夫纷纷举高手中的礼盒,介绍他们带来的礼物,场面一度乱哄哄的。

    诸家长兄伸出手,止住众人的吵闹,“各位!各位大夫,请安静!欧阳神医和小神医就要出来了,还请各位稍安勿躁!”

    “什么?欧阳神医与小神医要出来了?”

    场面更加的乱了。

    大夫们带礼物过来,除了答谢小神医的救命之恩,还有就是想来瞻仰一下欧阳神医的风采。欧阳神医名震天下,若是能得欧阳神医提点一二,更是此生受益无穷。

    同时,能被欧阳神医称为半师的小神医更是引起了众多大夫的关注,许多人慕名而来。

    诸家长兄费了大劲,都没有把众人的激情平息下来,直到欧阳神医与宓月出来,场面突地一静。静得,仿佛针落在地上都能听闻到声响。

    欧阳神医站在门口,双手抱拳,说道“各位医者有礼了,今日得见夏王城的众多同行,老夫甚感荣幸。”

    下面的大夫忙称是他们的荣幸,都是受宠若惊的态度。并暗暗奇怪,听说欧阳神医脾气古怪,不苟言笑,如今看来,却是平易近人得很呢。可见,传言不一定是事实。

    于是,大夫们开始大胆了起来。

    “欧阳神医,小的是来给小神医送谢礼的。”

    “欧阳神医,小的还给您送了一份礼物,望您笑纳。”

    “请问欧阳神医,您旁边站着的姑娘就是小神医吗?”

    “那日我就在地牢门口,就是这位小神医拿着夏王特赦令救了我们。”

    “就是这位小神医治好了王世子妃的病!”

    “小神医!小神医!”

    在医之一行,埋头钻研医术的大夫不少,这些人往往一根筋,眼里除了医术再无其他。他们对欧阳神医非常敬仰,但更关心医术上面的问题。经过王世子妃的事情,他们虽然对王权有了更深的惧意,可这个惧意还不足以磨灭他们对医术的热忱。

    一名大夫辛苦地挤到最前面,向宓月行礼请教道“小神医,可否请教一下,王世子妃的怪病因何而起?”

    宓月站在台阶上,看到不少大夫都露出浓浓的求知欲,场面亦寂静了下来,眼睛都盯着她“王世子妃的病,是因虫毒而起。”

    “虫毒?”有擅长治蛇虫咬伤的大夫茫然说道“但王世子妃的症状,与我见过的蛇虫咬伤不一样。”

    宓月见这位大夫是个年轻的男子,以王世子妃的身份,除了王医,或者年老有名的大夫,一般年轻男子是见不了王世子妃的尊荣。“阁下是听闻症状,转述开药的吧。”

    那大夫点头。

    宓月把王世子妃给她的小罐子拿了出来,用摄子夹了一只变异隐翅虫出来。罐里的变异隐翅虫已半死不活了,软趴趴的,丝状的触觉有一下没一下地动了动。

    “世子妃所中的虫毒便是来自于它,这种东西是隐翅虫中的一种。普通的隐翅虫,想必进过山,下过田的人都见过。”宓月把虫子给前面的人细细观察一遍。

    立即有大夫认了出来,但又有些疑惑,“此种模样的虫子我的确见过,但所见虫子与此物略有些差别,而且我见过的虫子并没有毒。”

    宓月细细道来“隐翅虫的种类极多,多数无毒,这种隐翅虫又称来奇异毒隐翅虫……”

    隐翅虫之所以叫隐翅虫,是因为看上去似乎没有翅膀,但实则是它的鞘翅很短,难以看见。宓月手中的变异毒隐翅虫与一般的毒隐翅虫不同,可以列为奇异毒隐翅虫。

    在宓月所知的现代世界,隐翅虫的品种多达五万多种,其中有毒的,全世界多达二百五十多种。数目虽多,但多数毒性不强,只有几种毒隐翅虫的毒性极大,腐蚀性极强。如宓月手中的这种变异后的毒隐翅虫,显然毒素已发生了变异,比普通的毒隐翅虫更具有杀伤力。

    幸好是对方手里的变异毒隐翅虫不多,不然危害性更强。

    但宓月仍然不敢大意,这一种毒隐翅虫显然是从不知名的地方传来的,一旦入侵到夏国,很快会蔓延到其他的地方。物种的入侵,在没有天敌的环境,将会造成极大的灾害。她向大家解释,亦是为了让大家再次遇到此物时,知道怎么处理。

    宓月说得非常详细,把这种虫子,以及其他有毒的毒隐翅虫特症也说了起来,并言道,普通的毒隐翅虫,可以用蛇药来治。此虫体内的液体能腐蚀人,因此在它飞到人的身上时,不能用手去拍,免得其蚀液伤其皮肤。最好的方法是将它吹走。

    若是皮肤被伤,长出了水疱,切记莫让水疱内的脓液流到他处。它游到哪里,那里就会生出新的水疱,不断感染下去,造成创面极大。

    宓月说得详细,又简明易懂,在场的大夫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尽皆听入了迷。

    那名擅长治蛇虫咬伤的大夫趁此向宓月讨教了许多治疗蛇虫咬伤,以及无名肿痛的治疗方法,宓月一一作答了。

    众大夫见宓月随口作答,便是他们未曾听过的知识,尽皆惊讶。

    接着,一个接一个的大夫上来向宓月请教,宓月几乎有问必答。

    那从容的气度,渊博的医学知识,真正地折服了在场的众多大夫。

    若先前还有人认为宓月治好王世子妃是运气好的话,那么现在听了宓月的一番解答之后,再无人敢如此来想。若是此时还有人敢质疑的话,没准会引起众怒。

    医之一行,是无法糊弄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有没有真本事,一听便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