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准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准备

 热门推荐:
    杨玉英双臂勾着欧阳雪的脖颈,头倚在他的肩上,一侧头,闻见他发髻间淡淡的草木清香,就不自禁地笑起来。

    自己抱着自己,恰是最为舒适。

    欧阳雪依旧光彩夺目,冰雪为神,美玉化骨,剔透出尘,身上既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竟也同时有一丝温润,令人不由自主地怕靠近,又想靠近。

    他是天上谪仙人。

    但就算是仙人,徒步翻山越岭过泥海,再是冰雪铺路,尽量洁净,数个日夜奔波下来,也难一身清爽。

    欧阳雪迟了一点点。

    唔,因为他肯定要沐浴更衣嘛。

    “见过崔大人。”

    王家四兄弟随后赶到,他们也是身穿皇城司挺括的官服,肩膀系披风,威风凛凛,就是头发尚有些湿,到底不似欧阳庄主功力深厚。

    一进门,四兄弟先向杨玉英行礼,“我家杨大人有令,吾等一切听从大人吩咐。”

    “免礼……叫我翠玲就好。”

    杨玉英莞尔。

    翠玲可不姓崔。

    她姓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诸位辛苦了,且先去休息。”

    王家四个兄弟,面上丝毫不显,恭恭敬敬地退出门,立在酒肆门外充当门柱,私底下却是感动得,恨不得痛哭一场。

    辛苦了?可不是辛苦了!

    翠玲大人这话才是人话!

    这一路上的经历,他们到现在想一想,还如在梦中。

    那么高的山,他们究竟是怎么一口气蹭一下就上去,又是怎么从瞬间结成的冰面上唰一下滑到山脚下?

    大河,大江,礁石激流。

    过一切险阻都如履平地。

    说起来何等厉害潇洒?但真去试试,岂是一个累字了得?那简直是在搏命。

    欧阳庄主他就不是人。

    大风酒肆内。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欧阳雪身上。

    欧阳雪抱着杨玉英,把她放在桌上,徐徐走到她身后站定,轻声道“已全了资料。”

    杨玉英扫了一眼系统界面,表情略有些惊讶,咳嗽了声,随即眨眨眼笑起来“那便只欠东风。”

    窗外的雨渐渐停下,阳光照入,给杨玉英的发梢和脸颊都镀上了一层光。

    两个人心有灵犀,说话言语未出,对方已深知,气场圆润,只能容纳彼此,对周围的一切视若无睹。

    魔教那黑衣女子还趴在地上,拼命挣扎,挣扎不起,心中惊骇欲绝。

    她上一次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还是和尊主去见魔教教主的那一日。

    “司……司寇!”

    黑衣女子勉力提起一丝力气,厉声喝道。

    窗外吹来一阵风,卷了几片枯叶,静悄悄一片。

    黑衣女子面色铁青,厉声道“你可知,得罪我飞鹰堂,得罪我魔宗……”

    “吵。”

    欧阳雪轻声道。

    冰雪随之蔓延,封住黑衣女子的唇舌。

    杨玉英扫了她一眼,就回头继续同庄主说话“看来这回得是大工程,带了多少人?”

    “没多少。”

    胖子侧身闪入门,恭敬道“三百皇城司士卒,三百禁军,路上损耗四十人,剩下五百六。”

    杨玉英点头“再加上梦然,肯定够用。”

    他们两个人自顾自地说自己的话,酒肆客人,姜晚,宋晟都一时不知所措。

    宋晟立在窗口向外看去,黑衣人东倒西歪地瘫在地上,密密麻麻一片,起码有三十几个。

    “我的妈呀。”

    白逸风不知何时探头过去,“真的假的?”

    这些魔宗弟子不会是假的吧?

    怎么可能这般菜?

    “他们倒得轻易,岂不显得咱们都是白痴?我还放狼狗传讯出去了,等我岫玉山庄的亲朋好友齐至,全知道把咱们吓得三天不敢动的家伙,让人家连看都不看一眼,顺手就给灭掉,咱们颜面何存?”

    宋晟一瞬间觉得心口有些烫。

    他其实很了解魔教,同魔教打过交道,魔宗各个宗门中,飞鹰堂的人数最少,但是却都是精锐,在整个魔宗也是最狠毒,最阴险的一批高手。

    宋晟默默盯着窗外,不远处不知多少人安营扎寨,赤黄的皇城司旗帜,禁军的黑底禁字旗交互招摇,人头涌动,却不见丝毫混乱。

    明显都是精兵悍将。

    他虽身在江湖,但大顺朝可不是软弱的朝廷,朝廷中那些名声不显的高手数不胜数。

    禁军和皇城司,那正是高手的集中地。

    就算这位谪仙人没有一照面就灭掉魔宗弟子,恐怕魔宗也讨不到多少好处。

    魔宗赫赫扬扬,在西域地界称王称霸,可他们还不敢去招惹朝廷!

    宋晟的思绪千回百转,目光却不自觉落在杨玉英的脸上。

    那位欧阳庄主很自然地立在翠玲的身后同她说话,甚至能调动皇城司和禁军。

    翠玲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宋晟心下既震撼,又忍不住好奇。

    “啊!”

    姜晚忽然低呼。

    宋晟一惊,转头看她,就见姜晚的脸肉眼可见地肿胀起来,又红又紫,触目惊心。

    姜晚眼泪唰唰向外涌,用手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面颊,火辣辣的疼。

    “谁?是谁?”

    她竟没看到有人打她!

    宋晟瞄了欧阳雪一眼。

    姜晚瞬间反应过来,在大风酒肆,若说还有谁能无声无息地打她,那必然只有一人。

    她目光落在欧阳雪身上,忽然有些瑟缩,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惊惧,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就让宋晟握住了手臂。

    宋晟苦笑。

    他不吭声,欧阳雪同杨玉英说完话,给她拿了新衣,目送她去更换,就默默转头看向姜晚“嘴贱,该打!”

    姜晚惊退三步,把头缩在宋晟背后。

    宋晟迟疑了下,反手压着姜晚低头,轻叹一声“你是该受些教训,还不道歉!”

    姜晚的眼泪滴滴答答落地,心中一点点升起巨大的屈辱感。闭上嘴,一言不发。

    欧阳雪本已要离开,此时看到姜晚通红的眼眶,一时驻足,忽而一笑。

    “你觉得很委屈?”

    宋晟心下暗暗叫苦。

    欧阳雪静静地看了姜晚片刻“你现在觉得委屈,却从没有想过,你口出恶言时,别人委屈不委屈。”

    他盯着自己手中的剑,“若有下次,我便拔掉你的舌头。”

    欧阳雪的声音极冷,像千万年沉淀的坚冰砸在人的心头。

    姜晚脸上的汗水滚滚而落,很想鼓足勇气,抬起头,挺起胸,恶狠狠地问你凭什么教训我?还不是倚强凌弱?

    她肚子里的话没有说出口,气息就细弱下来,浑身颤抖,脸疼得几乎受不住。

    姜晚这十八年,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更可怕的是,她站在这里,面对这个人,以往能给她底气,能让她直言不讳的东西,就仿佛消失了。

    欧阳雪一勾唇角,却再不看姜晚,只当她不存在。

    杨玉英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沐浴更衣,重新梳好头,穿上皇城司的玄色衣袍,披上大红的披风,腰悬宝刀,一身的清爽。

    “走吧,去明谷。”

    外面风雨的潮湿气眨眼褪去,太阳高高升起,照亮了整个喜平镇。

    魔教带来的阴霾,仿佛也同风雨一起消散。

    杨玉英这话一出口,满酒肆的老少皆侧目。

    姜晚本能地抱肩,警惕地瞪她,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含含糊糊地恨道“你也要去明谷?你们也是为明谷而来?”

    一直趴在地上,简直被人遗忘的黑衣人,更是心中狂跳。

    一直有传言说,魔教前任老宗主的宝藏都埋在明谷,她不知真假,可是尊主对明谷势在必得。

    她必须尽快传信出去。

    黑衣人各种思绪还不曾平复,杨玉英与欧阳雪已并肩向外走去,刚一出门,门口站着的胖子,便招了招手,几个皇城司的士卒过来,很有经验地就抽出特制蜘蛛丝绳索,将黑衣人同门外的魔教弟子一起栓成了一长串。

    “县令到了没有,这些人先押在县衙,回头审问完了,该杀就杀,该关就关。”

    黑衣人“……”

    胖子喃喃自语“埋蛊虫,四处下毒,大罪啊!”

    也就片刻工夫,杨玉英和欧阳雪与皇城司和禁军的人汇合,开始做各种准备,打算进入沙漠。

    有魔教弟子们留下的装备,他们省心许多。

    车马备齐,行囊收拾妥当,唯独军粮比较难,不过喜平镇县令大力支持,到也迅速。

    其他人紧张忙碌,杨玉英废物利用,坐在魔教弟子为迎接他们尊主夫人而准备的那个大轿子上面,一边吃冰镇的水果,一边打开系统,仔细看目前的情况。

    就在欧阳雪到的那一刻,系统补充了任务背景说明。

    【明谷又名光明谷,建立于二百四十五年前,数百年前,众多位面曾卷入旷日持久的虚空战争,死伤者众,时盟的守望者牺牲千余人。时盟便在各大位面,建光明谷葬之。】

    【数百年时光流逝,守望者溢出的灵气汇聚,流连不去,多成聚宝之地。】

    也就眨眼之间,明谷地标清清楚楚地出现在任务地图上。

    杨玉英决定少骂系统几句。

    自家游戏系统还是挺照顾她,主动降低了任务难度。

    杨玉英他们风风火火地准备进沙漠,姜晚焦虑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宋晟简直拿她没办法“魔教……至少现在,对我们不是威胁了,你还要明谷地图做什么?主动给翠玲姑娘送过去,多谢人家救你。”

    “救我?”

    姜晚简直不敢置信。

    “宋晟哥哥,你是不是吃了那女人的药,你好好看看我的脸,现在还留着痕迹,要是我毁了容,我,我弄死她!”

    姜晚刚刚勉强能说话,说出的话还有些含糊,脸颊上的伤痕已经清晰可见。

    “我吃了这么大的亏,还要谢谢他们不成!”

    宋晟蹙眉“至少,是那位欧阳先生替你解决了魔教的麻烦。”

    姜晚这下闭上嘴,再不吭声。

    如今摆脱魔教,她也松了口气,但是……

    “明谷地图是我的,才不给他们,哼,强盗,我的东西,就是毁了,也不给我讨厌的人。”

    宋晟闻言也是无语。

    他虽然同姜晚相识不久,可是很了解她的性格,‘妥协’‘退让’这样的字眼,她根本连认识都不认识,她说不给,怕是就别想让她主动给。

    姜晚哼了声,含含糊糊地道“宋晟哥哥,要不,我们走吧。”

    宋晟“……”

    姜晚蠢蠢欲动,她的确有些怕,但是现在欧阳雪不在眼前,她那股子胆大包天的劲头就又起来了。

    是夜,姜晚换了身店小二的衣服,对着镜子小心地把自己的头发藏帽子里,悄无声息地溜出去,绕到后门。

    一切都很顺利。

    “嘶,嘶嘶!”

    姜晚脸上刚刚露出笑容,忽然一僵,正对上杨玉英。

    杨玉英站在后院正刷马,回过头诧异地看了姜晚一眼,因着着实不喜欢此人,只冷哼了声。

    姜晚僵硬地立在院子里,汗水簌簌而下,看杨玉英依旧慢条斯理地在那里刷马,眼眶不禁隐隐发红“你们……你们这么软刀子杀人,算什么英雄!”

    杨玉英刷刷刷,刷干净马背,又抓了抓马脖子,任由漂亮的大黄马把脑袋往她怀里钻。

    听见姜晚这话,也觉得没意思,杨玉英当然知道她想什么,很随意地道“你想多了,要走就走,没人拦着你。”

    姜晚一愣。

    杨玉英是真有些无奈,他们人是到了不少,可是进沙漠哪有那么容易,要做的准备千头万绪,人手再多也不大够用,哪里还有工夫和这姑娘闹腾。

    半晌,姜晚不敢置信“你是不是有病?消遣我很好玩?”

    杨玉英“……”

    已经刷完马,干脆不理她,转身走人。

    姜晚怔了半晌,脑子里一片混乱。

    一连数日,杨玉英他们是真不管姜晚,连看都不多看她一眼,更没有像她想象的那般威逼利诱,刑讯逼供,逼迫她交出明谷地图。

    姜晚脑子里稀里糊涂,但是这回总算没犯傻,试探了下,见杨玉英是真不阻拦,她赶紧拉住满脸无奈的宋晟的胳膊,骑上马奔驰而去。

    杨玉英他们不催逼,不代表其他人不动心思。

    明谷地图那就是一个香饽饽,想要的人多得很。

    忙忙碌碌整三日,一切才准备好,杨玉英等人上马赶车,徐徐出酒肆,直奔大漠。

    杨玉英忙完,这才恍然想起——姜晚带着明谷地图呢,万一真让他们闯入明谷,抢先得到‘殊途’……

    欧阳雪淡淡道“不会。”

    他一顿,又道“万一如此,也能抢得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