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沙雕魂师的万界之旅 > 二百一十九 在火影世界四处闲逛的魂师

二百一十九 在火影世界四处闲逛的魂师

 热门推荐:
    熊猫眼在注视着你……

    古乐仍旧毫无愧色,反而伸手搓了搓我爱罗的头,严肃道“走吧,不是还有任务吗?”

    “在走之前,最后帮你一个小忙吧,然后就离开。”古乐对他笑了笑。

    我爱罗重新站起,点点头,紧跟在古乐身边,和他并肩同行,抬头仰望着自己的“阿尼ki”。

    “乐哥,现实也这么高呢。”

    “多吃点法棍,有助于生长发育。”古乐面不改色的回应一句。

    “……我吃了,除了变长,没有长。”

    十四岁了却仅有一米五的我爱罗比了比自己和古乐的个头,他觉着自己得踮着脚才能够着古乐的脑袋。

    “那是吃的还不够!”古乐肯定的说道。

    闻言,我爱罗便面无表情的盯着古乐的脸皮,他有点好奇古乐的脸是由什么做的了。

    古乐曾说他是个沙皮猫,因为绝对防御的关系,他原本的肌肤之上实际还覆盖了一层沙层。

    我爱罗现在觉着,乐哥应该属于那种表面看上去是个人,实则是一个浑身只有厚厚一层皮的沙雕。

    是不是总觉得做弟弟的我很好骗?

    我连吃半年多激素法棍都没见成效,我敢肯定,我一定是被你骗了。

    哥俩一路都在一本正经的扯皮,终于在走到了叛忍据点房屋入口停了下来。

    古乐看了我爱罗一眼,我爱罗收到信号,他背在身后的葫芦流出了如液态般流动的细沙,随着意念一动,细沙组合成强而有力的冲击波,直接将入口的铁盖冲破。

    入口打破的一刹那,屋内一阵骚乱,慌乱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好!有人闯进来了!”

    “是来剿灭的我们的忍者吗?可恶!”

    “不要乱!咱们人多,我去找老大!”

    “咱们一起挡住他们。”

    ……

    趁叛忍们一时慌神,古乐和我爱罗的身影接连从地下跳出,出现在他们面前。

    看到闯入者是一个带砂隐护额的红发少年,和一个没有任何忍村标致的年轻人,叛忍们心下已经开始盘算。

    小个子的那个两眼寂灭冷峻,流砂一圈圈悬浮在他身边。而高个子的那个笑意温和,好似普通人。

    可这两人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自打闯进来后,他们就一直表现出毫无戒备姿态,浑身上下全是破绽,在场每个人都有把握在两人动作的前一秒,将手中的苦无或手里剑射中他们。

    “啊!这个少年!这个少年不是砂隐的那个怪物吗!?”很快,叛忍中就有人认出了我爱罗,他那额头上刻下的“爱”字和身后背着的沙葫芦实在是显而易见的标志。

    “砂瀑的我爱罗……”

    有人已经慌了,因为在我爱罗的“传说”中,我爱罗是有过连杀几名上忍经验的怪物。

    可有人偏偏不信邪,甩手就将手中的武器投掷出去。

    一人带头,全体发出进攻。

    各式各样的投掷武器从四面八方落下,好似大片黑色的雨。

    咻!

    我爱罗周围流动的细沙猛然旋转,眨眼间形成一个巨大的沙球,将自己和古乐都包裹住,所有飞射而来的武器都扎进了砂体之中。

    “绝对防御!没错了,这人就是砂瀑的我爱罗!”一个鞋拔子脸的叛忍沉着脸道,随后大叫一声,“让开,让我来对付他。”

    鞋拔子脸在叛忍中应该有一定地位,一声令下,集体退散。

    只见鞋拔子脸手速飞快,连续结印,对准缓缓露出一个缺口的沙球深吸一气,猛吐一口巨大的火球。

    火遁·豪火球之术!

    两人高的火球散发着灼热的能量,近距离的热浪让大部分下忍级别的叛忍们一阵兴奋。

    轰!

    火球撞向目标,火焰仿佛吞噬了一切,大火在一瞬间遮蔽了众人的视野。

    就在叛忍们以为忍术成功的时候,大火之中响起了一道慵懒的声音,“我爱罗,和这些小杂鱼没什么好玩的,直接开大吧,没什么意思的。”

    “好。”我爱罗冰冷的声音紧跟响起。

    再接下来,现场的叛忍们就失去了意识,他们只知道在昏过去前最后一刻只看到了如同雪崩一般的狂沙,仿佛置身于狂沙肆虐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除了黑暗,只剩下无力反抗的绝望。

    叛忍集团的首领在接收到有人闯入的消息以后,就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惊怒交加的带着一批精英手下向地下通道冲去。

    楼梯刚下一半,叛忍一众便觉得无法站稳,整栋建筑都在颤抖。

    紧跟着,几个木叶忍者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一前一后,将他们困在了这只有前后走向的楼梯之中。

    “丁次!”鹿丸嘴角勾勒出轻蔑的微笑,轻声呼唤。

    与此同时,他身边的小胖子秋道丁次睁开了眯缝的双眼,沉气一喝“部分倍化之术!肉弹战车!”

    丁次使用忍术,将自己的躯干鼓成球体,将头和手脚体内,变为疯狂滚动的球体,对着毫无防备的叛忍们向下猛冲。

    狂滚的肉弹如同高山滚下的巨石,将叛忍们的队伍冲散得四分五裂,仅有少数部分及时爬上墙体免于被肉弹碾压的危机。

    但他们也无法高兴太久,因为同一时间跑上墙壁的阿斯玛和井野早就抓准了时机,又把他们一个个打落在地。

    叛忍首领眼见己方溃败如此,一面冷汗,恶向胆边生,让几个部下拦住了阿斯玛,而自己则扑向了身娇体柔的井野小姑娘。

    就在苦无要刺穿那脆弱的娇躯之时,鹿丸轻松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影子模仿术,成功。”

    “该死!居然有木叶奈良一族的忍者!”叛忍首领惊怒咆哮,忍者中的秘传、血迹限界是稀有罕见的,没想到今儿就碰上了两个。

    之前那个使用肉身作为忍术基础的小胖子,不出所料定是木叶秋道一族的。

    而传言中,曾经风靡战场的猪鹿蝶组合紧密相联,默契同心,既然在场已出现了猪、鹿的后代,那么刚才他要刺杀的那个小姑娘定是蝶的后代。

    “放弃抵抗吧,你赢不了我们的。”阿斯玛淡定的叼着烟,将流动着自己风属性查克拉的查克拉刀缓缓靠近叛忍首领的脖子。

    “开什么玩笑!可别小看上忍啊!”叛忍首领自知难逃一死,当然拼命反抗,上忍过人的查克拉在体内暴走。

    使用影子模仿术的奈良鹿丸顿时眉头一紧,渐渐感觉吃力,有些控制不住对方。

    连弹·砂时雨!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楼梯一角响起,不知何时已经到达这里的我爱罗,对着叛忍首领发动了攻击。

    用查克拉凝聚亚索成高密度的沙丸,高速移动之下几乎肉眼难以捕捉,十几颗一起撞击在叛忍首领的后背上,一片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背后的皮肉凹陷成十几个涡旋。

    “哟,我爱罗,你那边搞定了吗?”阿斯玛微微诧异,虽然知道我爱罗的实力难以估量,但没想到我爱罗这么快就解决了他那边的战斗。

    阿斯玛这边围堵的叛忍,大概只有情报描述的一半左右,那也就是说至少还有半数都在面对独自迎战的我爱罗。

    老实说,阿斯玛都对此有些担心,想要快速解决战斗然后支援我爱罗。

    可没想到他还是小觑了我爱罗。

    我爱罗点点头,“我的沙子伤不了我,而狭小的空间正适合我的忍术发挥,那些叛忍无处可逃,很轻易就能制服。”

    一边说着,他一手还操控着沙丸疯狂击打惨叫连连的叛忍首领。

    对此情景,木叶一行微微僵笑。

    直到叛忍首领完全昏厥,我爱罗才撤去沙子,收回葫芦之中。

    叛忍集团首领伏诛,任务宣告成功。

    在将众叛忍全部捆绑好,并发消息给后续部队后,此次同行的木叶忍者与砂隐忍者又重新聚在了一起。

    “总觉得这次任务,意外的简单呢”秋道丁次打开一包随身携带的洋芋片,一边开吃一边疑惑道。

    “说的也是。不是说不止一个上忍吗,怎么感觉好像除了这个首领以外,好像没什么特别厉害的角色?”山中井野也深以为然。

    阿斯玛看向靠在墙壁一旁,似是在闭目养神的我爱罗,目露一丝怀疑。

    “嗯?真奇怪呐,怎么有几个人是被电焦的,我们这里有人会雷遁的吗?”在另一边清点人数的大佑和久木突然发现了异常。

    两人不解的眯起眼睛,但终究没有多想。

    反正要抓捕的人都在这儿,一个也没缺,只觉得或许是木叶那边的人所为吧。

    收队以后,我爱罗与阿斯玛小队夜宿归途中的一家旅馆。

    与男同志们一同去泡温泉,我爱罗入汤的一刹那,只觉一股暖流从脚尖窜入头顶,完全泡下以后更是舒服得忍不住轻叹。

    “总有一天,我也想让村里的人都体验一下热汤的舒服啊。”我爱罗手捧起清澈的泉水,看着它们从指缝间流出,感慨万千。

    砂隐真的缺水,大部分人家洗澡都舍不得用水,而是沙浴。

    虽然沙浴也挺舒服的,但终究是做不到真正的干净,也不如水浴清理的方便。

    仰望天边的下弦月,我爱罗不自觉的喃喃一句“乐哥,我会加油的……”

    男人走在林间小道上,步履轻盈,踏进积水也从不见一滴水溅出。

    雨后的清晨明媚而湿润,青草香混合着土腥味随着渐渐蒸发的水汽一起向上飘散,整片森林仿佛充斥着新鲜的气息。

    穿着像个浪人,腰间却别了两把满是中国风的长剑,穿不惯木屐于是换了一双平板布鞋,这个俊逸的年轻武士看起来怪怪的。

    穿过漫长的森林,终于见到了有人烟的小镇,在开在路边的便利店里买下一个冰糕,年轻人坐在凉棚底下的木椅上吸溜起了冰糕。

    “嗨,小哥,看起来年纪不大呢,这是要去哪儿?”小店老板是个将近三十岁面相的男人,他见年轻人打扮怪异又面生得很,不禁好奇的问了一句。

    年轻人很是青涩腼腆的笑了笑,“要去铁之国呢,据说那里是武士之国,想去见识见识。”

    “铁之国?”小店老板闻言沉默一瞬,然后用难以置信的语气提声问了一句,“呐,小哥,你是从那边来的吧。”

    小店老板指了指北方,那是年轻人过来的方向。

    古乐眨了眨眼,点点头,“对啊。”

    小店老板用复杂且纠结的面容,努力憋笑,“那你走反了,从这里再继续走下去,就该是要到海边,兴许可以去一趟波之国了。”

    古乐“……”

    “难怪怎么感觉越走越热。”古乐叹了口气,不过却并不气恼,反而是笑道,“不过也没事,波之国也还可以。”

    铁之国位于火之国北方,是中立国家,是很多忍村宣誓永不侵犯的地方。铁之国当地常年寒冷飘雪,但这不是这个国家特别的地方,它最特别的地方在于,这个国家没有忍者,只存在武士。

    武士在火影世界是比较稀少的职业,通过往兵器注入查克拉作战的职业,其中佼佼者,如铁之国武士首领三船并不逊色影级忍者。

    铁之国的武士军在战场上也算是高级炮灰,铁之国的普遍战力就是这个级别,能比得上大多中忍,这种资本也是各国忍者不敢轻易冒犯的原因之一。

    古乐要去这个地方,主要并非是他想见识,而是他家的傻儿子锖兔一心想要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剑术。

    没办法。

    看在锖兔终于开口叫他“乐爹”的份上,古乐自然满心慈悲的答应下来。

    虽然在古乐看来,这世界使用的“剑”大多只能算是刀,但也不跟这个刀剑不分的世界计较那么多了。

    “乐爹,你是路痴吗?”锖兔得知古乐走反以后,闷闷不乐的吐槽一句。

    继续上路的古乐,看着悬浮在周身的那圈魂环,已经从紫色变成淡黑色,即将晋升万年级别,他笑眯眯的说道“傻儿子,爸比是要去波之国,先帮你物色一把好刀呢,不然你拿什么和人家武士刚?小牙签吗?”

    锖兔“……”

    “你是早就想好路线了吗?既然你想先去的是波之国,那你刚才怎么和那人说你要去铁之国。”锖兔皱着小眉头。

    古乐理所当然的道“哈,孩子,爸比今天就要教你一个道理,放人之心不可无。”

    “……行,你说的都有道理。”锖兔翻了翻白眼,魂环重新隐去。

    沿着地图路线一路走,古乐终于到了鸣人大桥的桥口,这也是通往波之国岛国的陆上必经之路。

    曾经波之国算不上多繁华,但后来卡多被宰了,少了万恶资本的压榨,又打通了与内陆的交通,人民生活水平才算日益渐好。

    想致富先修路这个道理,放哪都是没错的。

    古乐走进一派和气的波之国内,稍微观察了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觉得没什么特别的,也就不再感兴趣。

    凭借自己举世无敌的美貌,花了一顿饭钱向一位浓妆艳抹的小姐姐打听了一下桃地再不斩的墓在哪里,脸黑黑的古乐终是找到了桃地再不斩的墓地。

    记忆中半身都深深插进土里的斩首大刀,仍旧还在这处荒凉的两座小包墓前,看起来似乎有点生锈、不堪重用的样子,但古乐知道它只要吃点铁就能变回去了。

    锖兔寄宿的魂环再次闪亮而出,它化身为一个q版小人坐到了古乐头顶上,一脸的怀疑,“这玩意儿就是你说的,给我找的刀?”

    “它能行吗?”

    “挺厉害的,这刀拥有特殊能力,可以吸收敌人血液中的铁质恢复自身,使用这把刀的主人也能共享其中能力,通过它来恢复体力。”古乐解释道。

    “吸血?会不会太邪恶了一些。”锖兔闻言先是惊奇,而后有些犹豫。

    古乐耸耸肩“看你怎么用了,如果用来对付十恶不赦之徒,又或者杀你们世界的鬼,确实是最好的武器。”

    “可是杀我们世界的鬼,要用到日轮刀的原料,猩猩绯砂铁和猩猩绯矿石。”

    “如果有必要到时候镀上一层就是了。况且,以你现在所拥有的力量也不必借助外力杀鬼,你所拥有的力量本身就具有神圣特性。”古乐瞥了他一眼。

    “神圣特性?”锖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手。

    古乐笑道“你知道你寄宿的这枚魂环,来自于一个位面海神的力量吗?这枚魂环残留着一丝细微的神性,你与这么魂环融合以后,你就继承了这微不可查的神性,只不过你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

    你修炼时不断提炼出来的魂力之中,掺杂着细微的神力,拥有湮灭邪恶的力量,杀鬼,不过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你要做的,不过是跟我学会如何正确的往兵器里注入魂力,不造成过多的浪费,又能强化出锋利的特性。”

    锖兔眸光闪亮,十分高兴。

    古乐一手放在刀柄上,稍一用力,仿佛扎根大地的笨重大刀就被轻松拔了出来。

    掂量了一下手感,点了点头,“这种重量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劈人就算了,拍人肯定一顶一的棒。”

    “喂,小子,把刀给我放下。”古乐还想试试它发挥刀法的威力,却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在喊。

    回眸一看,一伙面相凶恶的莽汉将他围在了这悬崖之上,为首的那位黑发大汉面目冷漠,沉声道“不该你拿的东西,可别乱动。”

    “大黑天善?”古乐想起好像有这么一个人,在鬼灯水月拿到斩首大刀之前,让部下先一步将斩首大刀拿到手。

    大黑天善,表面上他曾是水之国大名的亲信,暗地里其实是一伙盗贼团的首领。

    不过,这盗贼团终究大多为连查克拉都不会使用的武士,以及会一点c级和基础忍术的忍者,属于放在特殊力量面前就上不了台面的集团。

    “认识我吗?那看来更不能放你离开了,小子。”大黑天善闻言,面色顿时一阴。

    这看起来是一个武士打扮的年轻人,面生,穿着也好生古怪,居然还能随意拔动这至少重达两三百斤的斩首大刀,不似普通人。

    听说桃地再不斩死后,对之恨之入骨的大黑天善就一直想要找到他尸骨所在,今儿来,便是想要将对方的尸骨挖出来,看看能薅多少油水。

    其中那把雾影传说的七忍刀之一,斩首大刀,更是大黑天善的首要目标。

    这不刚来嘛,结果就看见古乐轻松拿走斩首大刀的一幕,大黑天善顿时就不能忍了。

    招呼着手下一涌而上,并连称“不要留手,往死里砍”之类的。

    “小兔子,你来?”古乐看了眼锖兔,那群恶狼般的匪徒们仿佛没被放在眼里。

    锖兔略一犹豫,摇摇头,“你来吧。”

    “好吧。”古乐不强求这善良的孩子砍人,抄起斩首大刀,一个箭步弹射而出。

    踏前斩!

    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带着残影挪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浪人面前,大刀一挥,便能听见皮肉撕裂之声,仿佛劈开一个人的是如此轻易的事情。

    身体上下对半分离的瞬间,鲜血喷涌而出,仿佛染红了整个世界。

    温热的鲜血沐浴了锈迹斑斑的斩首大刀,古乐仿佛听见了刀的喜悦,斩首大刀在一声细弱蚊声的刀鸣下开始贪婪汲取血液,不一会儿看起来不堪重用的大刀渐渐变得锃亮锋利,铁锈的部分正在变小。

    而古乐,也同时感觉到了查克拉从刀身流入身体的感觉,不过自己的真气本就充盈,这多余的查克拉,古乐就直接加持在了刀身之上。

    凶暴的匪徒见此一幕,全体呼吸一滞。

    “这个人是新派高级武士!大家小心啊!”有人惊呼。

    水之呼吸·叁之型,流流舞!

    在慌乱的声音中,古乐身法与斩击浑然一体,犹如溪流扫过一个又一个盗贼的身体,惨叫声不绝于耳。

    直到地上已经没有了能再站起来的盗匪,古乐瞅了眼已经恢复如初的斩首大刀,霸气沉重,银亮锋锐,削铁如泥。

    目前还站立着的人,只剩下盗贼团的首领,大黑天善。

    看这位首领两股战战,面露惊骇的模样,古乐提刀逼近,在对方怪叫逃跑的一刹那,把刀扔了出去。

    大黑天善的胸口被贯穿了个通透,当场毙命。

    “果然刀这种东西,还是适合用来扔,像大橙丸,铠武诚不欺我也。”古乐慢悠悠的走回到斩首大刀身边,将滴血不沾的大刀收回了偷天器空间之中。

    刚走两步,古乐又停了下来。

    “管杀不管埋,对环境不大好。”古乐突然这样想到,回身慢条斯理的结了几个印。

    土遁·黄泉沼!

    大片尸体之下出现了一大潭泥沼,尸体和快要断气的盗贼一点点沉入了泥沼中,不一会儿就全部不见了。

    再将忍术解除,出现在这里的沼泽又很快消失不见,变为普通平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古乐离开了,夜幕降临前上了一艘通往汤之国的货船。

    因为古乐看着很年轻,面目和善,出手也很阔绰,运货船长也就非常爽快的答应下来。

    船上的水手见古乐细皮嫩肉的模样,打扮也相当半调子,还有钱,只觉得或许是哪家的阔少一时意气出来闯荡,便不时地来打趣古乐几下。

    对此,古乐不以为意,一口糙话讲得比这些水手们还溜,口吐芬芳,弄得这些调侃的水手们一愣一愣的。

    猛然间觉得,这个年轻人好像有点意思……

    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海上同吃同住几天,船上的人也明白了古乐是怎样的人。

    绝对的猛男!

    一个能把同样身为猛男的副船长喝倒的人,不是猛男是什么?

    撸起袖子的时候,众人才发现那肌肉的形状比他们这些常年锻炼的水手还要精炼,完美。

    好酒量,完美的肌肉,猛男标杆。

    当然,最关键的是,古乐猛男自称喜欢撸猫。

    如此一来,猛男身份就彻底坐实了。

    到达汤之国,猛男们落泪,不舍的和古乐告别,并告之下次再来,免费上船。

    因为总觉得这些人有搞黄色的嫌疑,所以古乐面上笑着答应,心里却是说着再也不见。

    汤之国,和铁之国一样,都是几乎忘却了战乱的国家。

    这里生活的国民都爱好和平,连当地忍村里的忍者都是和平使者,平常大多只接寻找阿猫阿狗的任务,极少动武。

    只不过稍有不和谐的地方就是,这里曾经出了一个异端邪教份子,现在估摸着应该已经加入某中二集中营。

    此地的特产是温泉,是大多数社畜向往的旅游胜地。

    在汤之国耍了几天,古乐才正式前往铁之国。

    踏入铁之国国门的一刹那,这座钢铁与雪之城的气势就扑面而来,仿佛整座城是潜伏在白雪之下的钢铁巨兽,到处都充斥着“苏维埃”的气息。

    看得出来,这个国家军工业发展强盛,满街巡走的白色铠甲士兵总有种星球大战的即视感,每个士兵的铠甲都是精工打造,看起来质地坚厚,若作为敌人单独面对,总会有种金属的压迫感。。

    投宿一家旅馆,踢馆的事情,古乐放在了明天。

    锖兔心痒难耐,不只是想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剑士,也想看看自己这么久以来的修炼,到底成效如何。

    。